使用人眼光力学模型研究老花眼

Thomas Forrister 2018年 10月 24日

在例行检查过程中,眼科护理专业人员会检查常见的屈光不正症状,如近视、远视和散光。随着患者年龄的增长,医生还会检查老花眼,这是一种眼调节能力减弱的现象,会导致近视力长期完全丧失。视觉调节过程非常复杂,很难获得改进老视诊断和治疗所需的有用眼睛特性。为了解决晶状体折射率的测量问题,研究人员利用仿真开发了一种逆向工程技术。

了解更多

Brianne Christopher 2018年 8月 30日

1880 年,亚历山大·格拉汉姆·贝尔给他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听到光线在清晰地交谈,我听到光线的笑声、咳嗽声和歌唱声!”他是在谈论自己的最新发明——光线电话机,这也是他生前认为自己“最伟大的发明”。光线电话机并未彻底改变成像领域,但贝尔在研究过程中却有一个意外收获…

了解更多

Thomas Forrister 2018年 8月 17日

“如果你想知道宇宙的秘密,就用能量、频率与振动来思考。”— 尼古拉·特斯拉 我们能“看见”声音吗?就算不能直接看到,但我们离这个目标已经不远了。通过改变看问题的角度,我们可以了解声学现象的本质。观察声学现象的一种方法是研究称为克拉尼板 的固体介质中的驻波。这是一种特殊技术,可以在板上产生图形,从而揭示声音的物理性质。

了解更多

Guest Bojan Jokanović 2018年 7月 5日

我们博客的特约作者 Bojan Jokanović 来自全球领先的碳基产品制造商——西格里碳素有限公司,他将讨论碳素工业中热过程的优化。 碳素制品的应用领域很广,包括半导体、汽车制造、陶瓷和冶金等行业。石墨具有高温稳定性、良好的导热和导电性以及较好的化学稳定性,这些特性使石墨成为了独一无二的材料。然而,碳素制造业是一个能源密集型产业。我们必须建立数字过程链,以此来优化过程并降低成本。

了解更多

Caty Fairclough 2018年 6月 20日

MOS 电容(MOSCAP)主要由三个部分构成:半导体主体或衬底、绝缘膜和金属电极(或栅极)。您可以使用“半导体模块”来模拟 MOS 电容设计。

了解更多

Christian Wollblad 2018年 6月 13日

之前我们已经讨论了生成高质量网格的因素以及如何准备 CFD 模型几何结构来进行网格划分。在本篇博客文章中,你将了解物理场控制的网格划分、自适应网格细化,以及如何在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中使用各种网格划分工具执行流体流动仿真。

了解更多

Pär Persson Mattsson 2018年 6月 12日

在之前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我们解释了如何在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中直接从 COMSOL Desktop® 环境实现在集群上运行作业,而无需与 Linux® 操作系统终端进行任何交互。由于这种终端有时需要使用者具有足够的操作技能,因此能够直接从图形用户界面启动集群作业便是 COMSOL® 软件最有用的功能之一。欢迎了解更多强大功能……。我们首先来看看集群扫描 节点。

了解更多

Christian Wollblad 2018年 6月 11日

计算流体力学(CFD)模型的质量通常由求解问题时所采用的网格质量决定。优质的网格有助于模型收敛、降低内存需求,最终得到精确的解。因此,在求解 CFD 问题时,值得我们投入时间和精力认真创建网格。在本篇博客文章中,我们将介绍影响网格质量的各种因素以及如何准备用于网格剖分的流体流动模型的几何结构。

了解更多

Mranal Jain 2018年 6月 4日

本文介绍了一种适用于绘制三维建模结果的实用后处理技巧:将沿方位角方向的切面合并生成令人印象深刻的动画。

了解更多

博客分类

Brianne Christopher 2018年 5月 29日

救护车或警车迎面驶来,笛声的音调明显增高。虫子游过水坑,水面上荡起一道道波纹。夜空中的星星呈现出红色。以上均为多普勒效应的实例。

了解更多


博客分类


博客标签

1 2 3 4 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