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页:
搜索

电气 博客文章

模拟流体中的粒子时应该使用哪种公式?

2020年 12月 4日

当首次尝试使用 COMSOL 软件运行粒子追踪模拟流体中非常小的粒子(通常直径为几十微米或更小的粒子)时,你可能会发现瞬态求解器使用的时间步比平常要短得多。这通常是由于粒子的运动方程表现出数值刚度。

使用 k•p 法分析发生应变的 GaN 纤锌矿的能带结构

2020年 12月 1日

从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 5.6 版本开始,在半导体模块中,我们将薛定谔方程物理场接口的功能从单分量波函数扩展到了多分量波函数。这样就可以对更广泛的系统进行仿真,例如带自旋的粒子和带有 3 个 p 形轨道混合的价带结构。

在 COMSOL Multiphysics® 中模拟皮尔斯电子枪

2020年 11月 19日

电子枪常用于阴极射线管、电子显微镜、光谱仪和粒子加速器中,其工作原理是从热阴极或等离子体中提取电子,然后将其加速到高动能。设计制造电子枪的一个主要挑战是电子互相排斥,因此电子束容易散开。

玻色-爱因斯坦凝聚中的涡旋晶格形成模拟

2020年 11月 17日

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是一种量子力学现象,是指由宏观数量的玻色子(例如光子或氦 4)占据相同的量子态,导致的诸如超流、超导和激光等效应。最近这一现象在被捕获的稀冷原子中实现。当这样的系统经受旋转扰动而不是整体旋转时,就会形成涡旋晶格。

它是一只鸟,它是一架飞机,它是……对抗重力的蜘蛛!

2020年 10月 27日

对于许多人来说,一提到蜘蛛就会感到恐惧。但实际上,它们有时让人感到害怕,有时却非常有趣,这取决于我们对这些八条腿的爬行动物的态度。事实证明,有些蜘蛛可以漂浮 数百英里,有些甚至在离地面两英里的地方被发现。这些没有翅膀的生物到底是如何飞起来的呢?

如何模拟不同类型矩形波导的过渡

2020年 10月 20日

传输线通过将信号从输入端口传输到输出端口来传播能量。例如,波导、同轴线、平面传输线、微带线、共面波导线和槽线。为了成功部署微波系统,工程师会使用各种类型的传输线,通过适当的过渡将电磁波从一种类型的传输线耦合到另一种类型的传输线中。

唇彩为什么会表现出反重力作用?

2020年 9月 10日

2020 年初,一段像病毒传播一样迅速的视频几乎在网络上传遍全球。该视频展示了一个博人眼球的反重力唇彩技巧———唇彩从管状容器中被拔出后神秘地飞向空中,看起来像是唇彩克服了重力。

计算电磁学模拟:使用哪个模块?

2020年 7月 28日

很多人经常会有这样的疑问:“我应该使用哪种 COMSOL 产品来模拟特定的电磁设备或应用?”除了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基本模块的功能之外, COMSOL 产品树的“电磁模块”分支中目前还有 6 个模块。另外 6 个模块分布在其余产品分支中。


第一页
上一页
1–8 of 199
浏览 COMSOL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