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Amazon EC2™ 上运行 COMSOL Multiphysics®

Pär Persson Mattsson | 2015年 2月 20日

我们以前写过一篇有关 HPC 与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集群、以及混合计算的博客。但并非所有人的办公室中都有集群可用,或者有可用于构建 Beowulf 集群的硬件,如果我们确实需要集群所能提供的额外计算资源,有哪些可用的选择呢?其中一个解决方案便是云计算,这是一项提供临时性计算能力的服务,可以帮助提升计算能力及生产力。


Bridget Cunningham | 2015年 2月 18日

从法国卢浮宫到瑞典球形体育馆,许多现代建筑都将空间框架作为建筑的基础。设计空间框架时,我们需要评估其中的不稳定性风险。


Categories

Bridget Cunningham | 2015年 2月 6日

虽然彩色玻璃的设计现在变得越来越绚丽,但它的制造技术自出现以来就基本没什么变化。本篇博客中,我们除了讨论这一艺术形式之美,还将研究隐藏在它制造背后的科学。


Categories

Lexi Carver | 2015年 2月 2日

在最近的后处理系列博客中,我们演示了流体、力学、化工及电气应用中常用的几种绘图类型。在本系列接下来的几篇博客中,我们会介绍一些不太常用的、仅针对特定应用的绘图类型,还将介绍其他一些您可以用于改进图形化显示的工具。本篇博客中,我们将重点介绍极坐标图、远场图和粒子追踪图。


Categories

Bridget Cunningham | 2015年 1月 15日

由于洗衣机内的衣物分布不均匀,会产生我们能察觉到的振动和噪声。要优化这类常见家用设备的设计,对运动和声音背后动力学的模拟会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工具。


Categories

Chien Liu | 2015年 1月 6日

这篇博客是弱形式系列博客的组成部分,旨在帮助用户在最小的先决条件下理解弱形式。在第一篇博客中,我们学习了弱形式的基本概念。所有方程停留在解析形式。今天我们将使用 COMSOL Multiphysics 仿真软件来从数值上求解上述方程。我们在此强烈建议您打开 COMSOL 软件,随我们一起操作。


Chien Liu | 2015年 2月 9日

本博客是弱公式化系列博客的后续部分。在之前的博客中,我们使用 COMSOL Multiphysics 软件设置并求解了一个典型的弱形式方程,并借助一些简单的物理参数验证了结果。今天我们将深入了解这些方程是如何被离散并数值求解的。


Bridget Cunningham | 2015年 2月 4日

许多需要进行电磁兼容性合规测试的产品都采用了双圆锥天线。这类天线具备重要的宽带特性,有助于进行此类测试。我们将探讨如何通过仿真来确保这一点。


Categories

Walter Frei | 2015年 1月 28日

求解波动电磁场问题时,您可能会希望模拟一个带有开放边界的域,也就是说,计算域的边界支持电磁波以无反射的方式通过。针对这一问题,COMSOL 提供了几种解决方案。今天,我们将分析如何使用散射边界条件和完美匹配层来截断域,并讨论它们各自的适用范围。


Edmund Dickinson | 2015年 1月 7日

设计新建筑时,建筑师们不仅要考虑它的艺术审美性,还要兼顾结构的牢固性,所以说,建筑师们不能仅仅是艺术家。在现代建筑设计中,人们非常关注环境是否舒适以及能源效率情况。从设计概念的提出到最终定稿,其间要解决一系列的物理问题,21世纪,建筑师们或许可以转向多物理场软件来获得帮助。


Categories

Bjorn Sjodin | 2015年 1月 5日

1977 年,人们提出轴子这一类基本粒子是强电荷宇称(CP)这一理论粒子物理学问题的解决方案。之后,人们发现该粒子其实可能是暗物质的一个组成部分。目前许多实验活动正在开展,都希望最终能探测到轴子。本篇博客中,我们将聚焦轴子暗物质实验(ADMX),该实验尝试通过微波谐振腔来达成这一目标。


Categories

1 5 6 7 8 9 14